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安利】听男神、女神读有声书/广播剧(下)(内附资源)

梗多不压身:

声明:以下资源版权为audible及出版社所有,仅供学习交流,侵删。


这份推荐名单将分为上、下两篇(上篇请戳这里→听男神、女神读有声书/广播剧(上)

(上)1.Tom Hiddleston;2.Jeremy Irons;3.Jack Davenport;4.James McAvoy;5.David Tennant;6.Scarlett Johansson;7.Ian McKellen;8.Derek Jacobi;9.Benedict Cumberbatch

(下)1.Jesse Eisenberg;2.Colin Firth;3.Jake Gyllenhaal...

玻璃球

四年级时,调与他同桌。

之前,我与他并不熟。他成绩不好,略胖,贪玩却也从不和女生闹。我与他的记忆也仅限同桌时期和那整盒玻璃弹珠,那之前之后他再也没出现过,仿佛那只是一场梦般。
上课时,我们总是私下互相掐对方,我用了全力,他大概也是如此,我往往疼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在打转了,还是昂着头骄傲地说,一点都不痛。而我们的手臂早已是青一块紫一块。
如今已记不起到底是为何我们要这样打架,大概也是同桌间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条三八线、一块橡皮擦,而那时对于此确是义正言辞,仿若真是天大的事。我想,若是其他男生大概不会计较,而我更是不会计较。可他似乎并不是其他男生。

有时上课,他也安安静静地写字,龙飞凤舞,毫无美感。...

高考

两年前的6月8号,高考结束,我拖着最后的行李回家,狼狈不堪,远没有回忆里的从容,而高考,也没有故事里述说的释然。

我至今都记得高考时拿到数学试卷时心直往下坠,并不是太难,恰恰是太简单。上午的语文的选择题我甚至没有三分之一的把握,而我最擅长的数学又是如此。果然,数学试卷做到后面越来越没有动力,甚至有放下笔走出考场的冲动。铃响走出考场,我就发现立体几何题算错了,路上脑子一直嗡嗡响,甚至无法思考哪条路才是走出考场的。第二天的理综考得浑浑噩噩,直到下午写完英语作文,放下笔的一瞬间,我终于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所有的诗情画意都是隔绝了现实的,就是在学校关着门收试卷的那半个小时里,我站在没有几个人的操场...

《世说新语》嵇康、嵇绍相关整理

花外漏声迢递:

 【】内为刘孝标注


(1)德行第一 16

王戎云:“与嵇康居二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康集叙》曰:康字叔夜,谯国铚人。王隐《晋书》曰:嵇本姓溪,其先避怨徙上虞,移谯国铚县。以出自会稽,取国一支,音同本奚焉。虞预《晋书》曰:铚有嵇山,家于其侧,因氏焉。《康别传》曰:康性含垢藏瑕,爱恶不争于怀,喜怒不寄于颜。所知王浚冲在襄城,面数百,未尝见其疾声朱颜。此亦方中之美范,人伦之胜业也。《文章叙录》曰:康以魏长乐亭主婿迁郎中,拜中散大夫。】


(2)德行第一 43

桓南郡【玄也。】既破殷荆州,收殷将佐十许人,咨议罗企生亦...

夜深忽梦少年事

小时候不懂得长大的意义,长大后也不想回到小时候。

小时候似乎是一个乌托邦,在现实世界里受到了委屈就想着躲进去,最好回到最初的世界,回到妈妈的子宫里,回到安全而温暖的地方。

然而,童年,只是一个被美化了的梦。因为幼年时不懂得,所以才能无忧无虑地做梦,即使被伤害,也能固执而单纯地相信他们是爱我的。结了那么多次的疤后才变得不会哭,所以为什么想再经历一次呢。

小的时候不知道成年人的世界是如何的,所以没有想过要快快长大,毕竟长大了,小房子就遮不住我的身体了,秘境也再也钻不进去了。
长大后,才知道小时候的单薄,离开了父母我什么都不是,总是提心吊胆地害怕着他们离婚。长大后,终于可以独立存在,不怕被抛弃,...

医院与死亡

突然想起当初一直未动笔的叔叔离世时的感受。

那天还是在医院,我本没有那么难过,只是听到医生说:“几率只有千分之一。”可能是医院的气氛太过清冷,周围气氛太过凝重,我直接就哭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会时不时推测他的家庭出了何种事故,是否还有机会再走出这里。

后来,将叔叔从急诊室转到ICU,隔壁房的家属就这样看着我们走过,那种感觉,就像是送即将上战场而永不再回的战士,眼里是满满的悲壮,面容悲苦,就像是一种神圣的仪式,一直目送我们离开。他们是同情的,我想也是自怜的。

ICU病房外到处是打地铺的家属,那时的我心里是慢慢的震撼。是的,我以为的医院是白惨惨的,但同时也是从容的,人们在明亮的长椅上等...

时间时间

我发现随着年岁增大,人越来越能从容地讲出自己的悲伤不堪甚至是丑陋,不会羞愧甚至心痛,不知道是面对事情越多,而开始对曾经的苦难不屑还是已经开始能坦然面对自己的感情。我也发现年纪小的时候总是喜欢质疑,是带刺的,对于世界都是不满的,现在看来,我曾经那些自以为的那些不屑和自以为的难以苟同其实只是自己特立独行的一种方式,用以发泄青春期那些过剩的荷尔蒙罢了。而在面对越来越大的世界,才能真正看到自己的渺小与不足,是的,曾经的那些只是我们认识的概念,它存在于书本中、存在与试卷里,可是不存在于我们的生活里。在我们过去的生活里,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王者,少有得不到的事物,也不必艳羡他人。他人是自身的镜子,照出了你的...

那些年的振华

最近重读了八月长安的小说,《这么多年》仍然没完结,而似乎李燃和陈见夏早已与我无关,我已经离开了那种岁月,为高考奋不顾身的岁月。

她所有的小说里,余周周是最有代入感的,从她扮着电视里的角色开始,我便喜欢上了她,只是林杨太过美好,自始至终,都是那么完美,所以便只存在于一个理想的世界。对于之下,楚天阔是丑陋的,哪怕他有着更加精致的面容,他有着更加优秀的成绩,他有着更加周全的处世态度。毕竟很多时候,他选择了保全自己,而不是爱情。所以,他是如此罪恶。这一切,对于楚天阔是多么的公平,就像韩叙曾说的,那些人的世界是他们只能羡慕的,他们只能靠自己。所以,林杨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肆意的,张狂的,他唯一所受的挫...

成长

很多东西,是感情的积淀,捏造出来的总逃不过矫揉造作之嫌,当然很多确实是真正的感情,可似乎太过炽热,文字也带着灼人的温度,不敢看,不能看。

突然发现,很多人可能就成为匆匆遇见的一瞥,然后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只是在记忆的那一秒,惊艳了那一瞬间,然后成为怀想的对象,再然后,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你再次遇到这样的人,蓦地记起,曾经的那个午后,那个不算邂逅的邂逅。

当然,这没有什么好悲伤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We are terrifiedof what we might say.

害怕说出真实的自己,可是谁的人生可以被一部相似的故事代替呢,那个独一无二的人生只属于自己。

距离,每个人...

© CHANSING | Powered by LOFTER